当前位置:首页 >> 中药养生

故事简洁

2020-04-01 11:04 来源:崇州中医药资讯网

摘要:故事简洁:一个有关友情,亲情,和不知觉的爱情故事。选择离开,是一种生命的不堪重荷。在高考的选拔下,这种高压的环境,败或胜,显得如此的重要,对于农村来的孩子。当年出现的多少少年班,天才儿童的出现和家长对教育的误解,都不能说是社会的对或错。他的离去,是一种消极对抗,和他站在对面是整个社会。他的离去是一种必然,因为必须输啊,毕竟对抗的人是他的亲人朋友。 (一)

风大起来了,想起他是难免的。

大约是在这个季节,这个地方,两个男孩在湖边打着水漂,他们为什么要打水漂呢,我告诉你,他们在决定谁做大哥。

某年某月,那个秋冬交界的日子,宁静的小村庄,同时响起了两声新生命的哭喊,多么有力量,惊醒了全村的人,别人以为谁家生了双胞胎。可,不是。那究竟是谁先到这个世上,谁也说不清。就在这个很穷的村子里,出现了有史以来唯一的两个同年同月日生的孩子。两方家长都觉着是个好日子,百年难遇。按习俗,家长让他们结为兄弟,在满周岁的时候,也正是两个小家伙的好日子。因为这种好缘分,两方家长都把彼此视为亲人,不停地称赞对方的孩子漂亮聪明,长大后一定会成为国家栋梁。大人为了知道孩子以后能干什么,通常在周岁的时候,会放很多的东西,像笔,账本,书等小物什,当然这种行为不能简单的理解成迷信。如果谁不知道自己周岁的时候,拿了什么东西,那一定是当初拿了什么没出息的东西,而家长为了自己的面子而没有告诉罢了。

这两个小家伙,一个爱静,一个爱动。那个爱静的家伙,居然什么也不拿,就拿了一个旧牙刷。这边他母亲,看见他要往嘴里送,赶紧一把夺下来,扔在一边。小家伙不干,又爬过去,揣在怀里。旁边的人看着他生怕别人抢他的宝贝的样子,在一旁大笑。那个爱动的小家伙,左顾右盼,满地的东西他也不拿,他的父亲,使劲的大叫,“拿笔啊,拿笔,雷雷。”小孩子哪能听得懂,按农村的说法,拿笔的小孩,长大后一定是个有文化的考大学的能人。爱动的小家伙,慢慢地爬向爱静的小孩,大人们也开始安静了,想看看这两兄弟在一起到底感情怎么样。俗话说,兄弟手足情。两个小家伙,彼此用葡萄似的眼睛打量着,突然,爱动的家伙一把抢过旧牙刷,也往嘴里送。爱静的小家伙想哭,但没有,他把身体倒过去,居然利用身体的重力压住了“强盗”,还用小手使劲地抠他的鼻子,硬是把对方搞哭了。好玩的是,他看到爱静的家伙哭了,他也跟着嚎啕起来,很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母。旁边的人都笑倒了一大片。

旁边笑着的人,大半已白发满头,小半已不在人世。十年,十年很长了不是,但对于刚来到世上的小孩来说,十年也就是一瞬间。人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以分秒来计算,长大一点,一天一月一年,岁月的溶度从深至浅,十年,几十年,很苍白的过去。这十年间,两个小家伙已经长成了顽皮小子,他们固然还是兄弟,但彼此都不服,因为他们一样大。

所以,他们会在那个季节,打水漂。

(二)

为什么说风大的时候,董雷会想起他,因为那个男孩叫邱风,就是那个爱静的家伙。董雷就是他结义兄弟。风吹啊吹,先是想起了他的名字,然后一发不可收拾。太多了,最多的是,他在说,大哥等等我。

邱风,你是蠢蛋,这是董雷常说的一句话。你怎么就这样笨,笨死你了,风。邱风每次打完水漂,雷就骂他。因为雷教了他十遍,他打出去的水漂,总是“咚”的一声,就没了。而雷每次打出的水漂总是“噗噗噗咚”的五六声,雷能这样大口大口的骂他,并不是因为雷常做大哥的缘故,而是雷骂他的时候,风总是撇着嘴傻笑。

"我叫你大哥,我们不要打水漂了。”邱风说。

“不行,你太没出息了,甘做小弟。”雷不屑地说。

没出息的邱风叫了董雷五年大哥,雷就很委屈作了五年没出息的大哥。那个撇着嘴傻笑的家伙,个子一蹭,就超过了雷半个头,做大哥的雷感到心虚,就说:“风,你个头都比我大,以后不要叫我大哥了。”

邱风说:“雷,我都叫了你五年哥了,不叫反而不习惯了。”风很满足地傻笑着。

其实,邱风什么都比雷强,就像那个小学老师,评价说,邱风这孩子有天赋,可成大材。对雷的评价是这样的,雷这孩子浮。当时,不明白这浮到底有多少意思。那个时候的他们很在乎老师的评价,不管怎样,雷直觉认为那个字不是什么好的评价,但雷又不确定,这个字有多坏。在夜半的时候,雷躲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照明,翻着那本又老又旧的新华字典,终于查到浮字,浮,有时,这种激励或打击可能会影响其一生的。

雷子在回忆的时候,总是闪现那条河的笑声。但他们还是个半大小孩的时候,就很有“声望”了,因为每次打架总是两个人一起上的,这叫大虎亲兄弟。有一次曾两个人打倒三个邻村的大孩子,不过他们是鼻青脸肿地哭着回家的,但奇怪的是,傍晚时邻村的几个家长,跑到雷子的家大骂,雷子的不是,那次雷把那几个欺负小个子的三个家伙给咬了,而且咬得满脸是血。但是,这次雷子他爸并没有用扫帚打他的屁股。至此,很少的小伙伴敢跟他们一起玩,和他们玩的也是一些怕人欺负。不过,这并不会减少他们的乐趣。

那条河名字叫梦港河,好奶奶在世的时候,经常会讲他的故事,奶奶说,不要看小河港这么浅,它可以一直流到大海里去。大海,大海这个词也是这时从奶奶的口中听说。大海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奶奶问。雷子急着说,它一定是比梦港河大几倍几十倍。雷子看着奶奶微笑的眼神,得意地问,风,你说呢。风说,雷子,我觉得大海应该有像天上一样多的星星。风的脸上是那样的不可名状。奶奶抱着风的头说,孩子,苦命的孩子。此时的雷,已经是九岁了。第一次感到情感的震撼,他不知道,这种东西叫什么,但他只觉得难受,雷毫不顾及地哭了起来,奶奶伸出一只手抱着雷,喃喃地说着,好孩子,都是奶奶的好孩子。

(三)

已经是五个年头了,五年,风的父母都没有回过家过年了。好奶奶也是风烛残年,七十多岁的人。从风四岁开始,就一直照顾小风儿,现在自己老了。唉,当年怎么也没有劝服儿媳两人,他们都是高中毕业,不甘心在农村过一辈子。他们听人说外面的钱满地是,只要你弯腰。这些年来,除了他们写的信外,两张照片也没有寄过,虽说他们说他们的苦是苦了点,但他们的境况不断好转。唉,只是苦了风儿,年年拿着父母的结婚照,坐在门槛上,等父母回来给他压岁钱。

过年理应是每个小孩最快乐的日子,但风儿却是个例外。雷的家人忙着贴春联的时候,风在雷的家里帮忙,雷妈问,小风,你快回去帮奶奶吧。雷急着说,妈,奶奶去乡卫生院了。风向雷点了一下头,又笑着对雷妈说,我喜欢帮阿姨做事。雷妈摸着风儿头说,风儿真懂事。雷爸说,风,好小子,把那幅仄音的对联拿过来。好,董老师,风儿像个快乐鸟儿左跑右跳。

雷树是乡里的教师,还是好奶奶的学生,也就是雷子的父亲。雷树知道小风的奶奶是一个经历了很多的苦难的老人,所以特别的尊敬她。每次有空的时候,总要去帮个忙什么的,像劈柴,挑水等重活。他听到风说老师又去了乡卫生院,董树心里在盘算着,老师是老了,隔三差五的去看病,他也曾向老师提起,到县城里去检查一下,老师说,农村人,哪有那份闲钱阿。她说,现在儿子在外创业还需用钱,不能动不动就用钱啊。一想到,老师的一家,董树心中不禁叹息。他作为乡里的一个比较有文化的人,曾经和风的父亲邱则田一起落榜,当时,邱则田劝他一起去外面闯闯,而作为邱则田母亲的老师则极力劝阻他们,最后,邱则田带着他的媳妇走了,而董树顶替了老师的职位,在乡里做一个安稳的老师。

1977年10月21日,那是一个让天下学子兴高采烈的日子,邓小平说恢复高考,知青大量回城,当然那些有关系的早就回城了,而董树当年则直接回到农村作为一个劳动力。他停了三年的课,在家里挣工分,也就是突然一天,村支书跟他讲你可以去参加高考,据说是每个村都得有人去,村领导认为没有什么可以胜任,所以董树被推荐去高考,而此时的雷树已经是一个有家庭的人,但他的心中仍旧没有放弃心中的梦想。虽然停学了三年,在高考的前三天他还在地里做事。他三天三夜没有合眼硬是看完了所有的课程,除了英语,因为当时英语占的分数太少,在考试的当天他一直坚持到最后,成绩出来了,他哭了,他考到比录取线多一分。黄土满面的雷树,还有也是黄土满面的董树他爸,爷俩说,终于熬出来了。几天后,董树从学校里回来说,爸,老师说我的成绩被人代替了。董树他爸几乎是跳起来的,他说要去评理,凭什么我家的娃考起了,还就被人替了。董树说,爸,算了,他们是有权势的人,咋能斗得过人家。董树他爸在离世的时候说,树啊,咱家的娃一定要考阿考到城里去阿。雷树拉着老人家的手,使劲地点头,而当时的董雷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站在床榻旁边哭边流眼泪。

随后,在他的老师也就是邱风的奶奶的介绍下,他在村小学做代课老师,而原来那个老师已经病入膏肓了,谁知道他死后,他儿子接替了他的职务,听说这是村支书的意思,说那个老师为小学干了一辈子,如今他走了,理当让他儿子接替。农村穷啊,校长本也想留下董树,只能发得起几个老师的工资啊。老师对他说,树啊,我也老了,你来代我吧。董树一脸泪水。

回想起来,董树只觉得人事虚华,转眼间,孩子都到自己的肩膀了。他心中有个不灭的信念,一定要让后人不再受苦,一定要走出“农门”。

春联已经张贴好了,屋子里一片光彩。新年新气象,外面的爆竹一阵接一阵的,从这个小小的山村里传到好远的地方。爸妈,过年好,雷子一脸的幸福。雷子用胳膊碰了一下邱风,往年总是邱风先向雷子爸妈拜年。在雷子的提醒下,邱风也跟着说,干爸干妈新年快乐。刘冬香笑着摸了一下邱风的头,说,好孩子,赶快长大吧。雷很不舒服,风又不是你们的亲儿子,雷子的嘴巴翘的老高。然后,他们各得到一个红包。记得,好小的时候,邱风非常讨人喜欢,拜年的时候他总是跪在地上,给大人磕头。每次他总得到更多的压岁钱,可有一次,雷子的爸爸拉起他的小手,说,风,男子汉的双膝,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要记住了。那时的风一脸的懵懂。

(四)

好奶奶回来了,雷子一样看见邱风的奶奶,边喊边冲出去,好奶奶,新年好。好孩子,奶奶给你个红包包。她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一看见这两个孩子,老人的心也就多了许多的欣慰。雷子扶着奶奶进了屋子,董树也赶紧走过去,说,老师,身体怎么样了。好奶奶说,一把老骨头了,不碍事。雷子她妈拿了把椅子过来,说,老师你坐。好奶奶说,不了,要回去准备年夜饭了。董树急忙说,不如,你和风在这里过个年吧。风说,奶奶我们今年还要等他们还来吗?好奶奶看了一下风儿,没有说话,然后更雷子爸妈说了几句话,拉着风回去了。

看着他们的背影,董树心里头不禁凄然。四点钟左右,过年的气氛渐浓,外面家家户户爆竹声,一阵接一阵,没有休止的。过年了,大人们感叹,又老了一岁了,增了几批白发,有点悲哀,小孩子就长大了一岁,可喜。然而,对大人们来说,孩子长大的喜气盖住了自己的几根白发。

雷子一家简单的吃过了年夜饭,简单的热闹了一下,董树说,雷子,我们去好奶奶家拜年去。雷子立马放下筷子,一个人就跑去好奶奶那。雷子跑到后门时就大喊,好奶奶,我跟爸爸来拜年了。

好奶奶正在厨房里切菜。我去跟风玩,雷子知道风一定坐在前门门槛,等他的父母回家。风称他的父母为他们,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每次他都哭着问,奶奶,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风儿了,为什么不回来?好奶奶说,风儿乖阿,别哭,他们一定会回来。十岁的时候,他真的没哭,只是问奶奶说,我们还等他们吗?风的眼神中已经溶进了一种东西,不是小孩子该有的。

风坐在门槛上,问雷子,你说过了梦港河过了那座山,是不是可以看到很繁华的城市。雷子说,你傻啊,过了这条河,还有另一条河,山后还有山。风说,那我翻过所有的山过了所有的河,就可以看到繁华的城市了。雷子摇着头说,我不知道,等我长大了,我要乘船沿着梦港河,一直到大海去。风大笑着说,你比我更傻,船那么小,怎么到大海啊。那我就坐飞机,看天上的飞机,飞的真快,嗡嗡,就不见了。

董雷说,我觉得我爸妈对你更好。邱风说,雷,你真无可救药。董雷说,你那是固执。邱风说,对的事情坚持叫执著,错的叫固执。董雷说,那你说,你真的明白事情的对错吗?他们一起沉默。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俩读高二,一起坐在家乡的河边回忆,那时邱风的妈妈回来了一次,又走了。

而今,固执还是执著,已显得不那么重要了。高中,董雷以为那是一个少年炼狱的地方,又是成长的捷径。

(五)

那年,有点特别。邱风说他要走了。董雷的头一下子懵了,他可是全校前五名的明星学生阿。董雷读破了脑袋,才挤进过校一百名。当时,董雷揍他的心都有了,但一看邱风的眼神,风,你是认真的吗?

高二那年发生了一件大事,邓小平离世,香港回归,但对邱风来说,唯一的大事是,他的父母离异。对农村人而言,父母离异是让人抬不起头来的事情。人们在赞扬改革开放的同时,有许多的孩子在没有父母的关爱里长大。农民工无疑是这个时代最浩大的人流。邱风的父母正是在这股潮流下,为了挣脱贫穷,为了挣钱,背井离乡,在上海那个繁华的城市里,唯有一个信念,成为富人。他们什么事情都作,幸运的是他们都是高中毕业,有点头脑,日积月累。农民工中可能成为富人的概率远小于万分之一,但他们做到了。富人中远小于万分之一的人会离异,他们却也做到了。高二这年,我知道,那是邱风的地狱之年。

共 44489 字 9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以朴实生动的文笔,娓娓叙说了一个牵扯到友情、亲情、爱情的感人故事。邱风最终选择离开,是因为生命的不堪重荷。在那个高考选拔的高压环境之下,败或胜,对于一个农村来的孩子来说,显得分外的重要。当年出现的多少少年班,天才儿童和家长对教育的误解,都不能说是社会的对或错。邱风的离去,是一种消极对抗,因为和他站在对面是整个社会。他的离去是一种必然,毕竟,对抗的人是他的亲人朋友。很厚重的一部作品,推荐共赏!【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4-1 14:15:44 董雷与邱风相比,除了头脑不比他聪明,他有父母,有亲人,邱风呢?本是一个百万身家的公子哥,因为父母携巨款潜逃,成了连父母都没了的可怜虫,最终一无所有。他却因为一件小事,和邱风决裂。董雷为此亦深感自责。燕子最后能喜欢并爱上董雷吗?邱风的前途又是如何?小说余音袅袅,耐人深思。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04-14 09:51:27 先占个板凳,留着慢慢欣赏,水月兄弟的小说很是棒哦~~~好看!祝贺了朋友! 喜山尤爱海,善水乐搏击,习文习诗作,心淡风疏竹。剖宫产术后不规律便秘甘肃牛皮癣专科医院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生脉胶囊的作用原理
广东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浙江那个医院可以治白癜风
相关阅读